站长推荐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
    • 『【淫途亦修仙】(第63章)』
        【第六十三章晓妮】「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一出了坊市,‘柳儿’就连忙问那名柔美女修。

          「晓妮,姐姐你呢?」柔美女修反问。

          「柳儿。

          」「哦,柳儿姐姐你有二十多岁了吧?」晓妮问。

          「嗯,二十六岁了。

          你多大了?」「十八岁了。

          姐姐你现在修为几何?」晓妮又问。

          「凝气六层。

          」‘柳儿’故意隐瞒了一层修为,跟陌生人第一次打交道还是低调有所保留的好。

          「果然比我修为高,我刚才就感觉出来了。

          」晓妮道。

          ‘柳儿’跟着晓妮出了坊市后见她一直往北用轻身术飞驰,心下有些不安,因为往北三百多里是合欢宗的势力范围,道神宗的弟子一般猎杀妖兽是不愿意往北麵去的,因为担心遇到合欢宗的邪修。

          于是‘柳儿’不得不开口问道:「晓妮妹妹,那黑风裂穀还有多远?」「不远了,也有几十里就到了。

          柳儿姐姐你没有去过黑风裂穀?」「没有。

          」‘柳儿’虽修为比晓妮高,可她偏偏跟在晓妮身后,用一双眼睛不停地端详着这位柔美女修,他是以审视道侣的标准来端详的。

          看着这位长发飘飘的高挑美女那蹁跹飞跃的身影‘柳儿’甚为满意。

          「这晓妮寡言少语,性格温柔含蓄,不似唐灵儿那般刁蛮,深得吾心。

          容貌身材都还不错,尤其是气质跟苏嫣姐有几分相像。

          隻是……奶子小了些,日后经我千揉万摸不知可否能变大?以后多多联络看看她人品如何吧,要是人也不错的话……就可以收为道侣了。

          」寿儿在心中算计着。

          ‘柳儿’一直在默默观察着自己未来的道侣晓妮,越看心中越发喜欢,不过她的修为实在是不敢恭维。

          因为‘柳儿’发现这晓妮用轻身术飞驰出三十多里后就停下来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枚浅绿色丹丸放入口中,恢複枯竭的灵力。

          寿儿在坊市也摆摊过将近一个月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那绿色丹丸正是複灵丹,是所有穷困的低阶散修恢複灵力的必备消耗品,因为便宜实用,比直接手握灵石吸收要节省很多。

          不过是药三分毒,用这种複灵丹恢複灵力肯定会在体内遗留丹毒,同时恢複效果肯定也不如直接用灵石恢複。

          ‘柳儿’一看亲近的时机到了,马上一个纵身跃过来,从怀里取出两颗下品灵石来,一把握住晓妮的滑腻小手把灵石塞给她,道:「用灵石恢複灵力吧。

          听说这複灵丹服用久了,丹毒会渐渐渗入心脉,一入心脉那丹毒就很难再排出体外了。

          」「这……我不能要,我也有灵石。

          」晓妮又把灵石还给了‘柳儿’,穷散修有穷散修的志气。

          「不贪财,心性不错,我越来越喜欢她了。

          」‘柳儿’虽被拒绝可心里却是欣慰的。

          越往北飞纵,渐渐地山岭越来越高耸,妖兽也开始渐渐多了起来,晓妮显然对这一带十分熟悉,她领着‘柳儿’左转右转,说是在躲避二级妖兽的领地,她修为太低显然不敢招惹二级妖兽。

          「晓妮,还有多远才能到那黑风裂穀?我担心再往北会碰到合欢宗的邪修。

          」‘柳儿’眼看晓妮领着他往北飞驰有近百里了,还不见晓妮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急忙问询道。

          「快了,马上就到。

          柳儿姐姐你好像对合欢宗的修士很惧怕?你跟合欢宗的修士打过交道吗?」「也谈不上惧怕,隻是正派修士好像都不愿与之为伍。

          」‘柳儿’解释道。

          两人又飞驰了约莫十几里终于在一座山高万仞的黑色山崖下停了下来,晓妮指着高耸入云的山崖中间一道宽不足一丈的大裂缝道:「柳儿姐姐,这就是黑风裂穀了,咱们进去吧。

          」「好,不过这么窄的裂穀会有一级妖兽炎炙鹿?照理说炎炙鹿不应该是奔驰在森林里吗?」‘柳儿’疑惑道。

          「嗬嗬,这隻是入口,所以窄了一些,再往里麵就渐渐宽了,裂穀的里麵有一片盆穀地,里麵有树林,所以也有不少的炎炙鹿。

          要不是这么隐蔽它们早就被别的修士猎杀了,哪里轮得到我们?」晓妮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那咱们快些进去吧,天色已经不早了。

          」「好,随我来。

          」晓妮率先冲进了裂缝中。

          「呜……呜」一冲进这深邃的裂穀之中一阵阵北风就怪叫着呼啸而来,把两人的衣袍吹的猎猎作响。

          晓妮的月牙白色长裙被狂风一阵鼓荡有那么一瞬间竟把她的长裙裙摆掀起,顿时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来,甚至露出了包裹着挺翘雪臀的乳白色小亵裤,这下可让紧跟在她身后的‘柳儿’大饱了眼福,眼睛紧紧盯住那一隆浑圆挺翘的香臀,隐隐可以看到亵裤紧紧勒进去的深邃雪股,晓妮粉脸一红立刻用手重新压下裙子,埋头紧走。

          「小屁股比翘臀小美女程淼淼也不遑多让嘛。

          是不是处女的屁股都这般挺翘?」‘柳儿’还在回味着刚刚的那一抹春色。

          大约在裂穀中顶风前行了二里多就见前方裂穀出现一道向左拐的急弯,看不见去路隻能看到遮挡的万仞石壁。

          「到了,就在这里吧。

          」晓妮突然道,并停住了身形。

          ‘柳儿’立刻也停住身子,举目四望却见除了四周的高耸山崖根本不见一隻炎炙鹿啊,连毛都没有嘛,于是疑惑道:「这?什么也没有啊?」「别急,前麵一拐弯就到了我说的那个大山穀盆地,哪里地势太开阔不利于我们捕杀炎炙鹿,我打算把它们引到这窄穀中来猎杀。

          这里四周空间狭小,这样它们就不容易躲避咱们的攻击了。

          」晓妮自信道,同时嘴角露出了少有的得意笑容。

          「可是怎么引?你冲进去把它们引过来?要是这样的话,还是我来吧,你修为低,千万别受伤。

          」‘柳儿’关心道。

          「嗬嗬,谢谢柳儿姐姐的好意了,不过不用那么费事,我有好办法,你且看这个。

          」晓妮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粉色小球。

          「这是?……」‘柳儿’不认识这是何物,于是等待晓妮解答。

          「这是能吸引炎炙鹿的香料球,我抛到前方待香料球炸开那炎炙鹿就会循着气味自动找来,我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怎样?‘柳儿’姐姐我的办法不错吧?」晓妮得意道。

          「不错不错,如此这般我们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不过,这香料球果真有这般奇效吗?」「那是当然,效果如何一会儿你就会亲身体验到了,嗬嗬。

          对了,这香料对修士气血甚为滋补,一会儿炸开后姐姐最好沉下心来打坐多多吸收一些。

          」晓妮恳切道。

          「哦?还有此功效?那太好了,我这就准备好打坐吸收。

          」‘柳儿’喜道,他高兴的并不是能吸收这滋补气血的香料,而是对晓妮处处为人着想的善良品格而高兴,有这样善良的女人做自己的道侣,夫複何求?晓妮不再多言将手中香料球向前方不远处抛去,娇斥一声:「开!」「轰」的一声那拳头大小的香料球轰然炸开,顿时铺天盖地的粉色迷雾笼罩了一大片狭小的裂缝,那迷雾被峡穀的北风一吹很快就冲了过来。

          「柳儿姐姐快闭上眼睛,心无杂念地打坐吸收吧。

          机会难得啊!」晓妮狡黠笑着提醒道。

          「好,谢谢晓妮妹妹了。

          」‘柳儿’说着就盘膝打坐,闭眼、静心吐纳等待那香料的扑麵而来。

          很快那粉色迷雾就被峡穀的北风吹到了‘柳儿’麵前,‘柳儿’用心吐纳。

          这粉色香料是一股甜丝丝又说不清是何味道的怪怪的香味。

          寿儿的嗅觉自从炼化了那四级妖蛇妖丹后就异常灵敏于一般修士,所以这粉色香料的香味他隻一闻,就觉得这种味道似曾相识,好像以前在那里闻到过。

          他循着对这股特殊气味的记忆很快就想到了:那位陨落的合欢宗筑基前辈的储物戒指里有一张上品法器褐色大网,他曾经用此网网过罗羚。

          「对,这粉色香料的味道就和那张褐色大网上的味道有些类似,虽然略有些差异但大体相似。

          可是那褐色大网上的气味可是催情迷香啊,难道这粉色香料也是?」想到这里寿儿赶紧屏住呼吸,用心感受自身,果然寿儿发现刚刚闻了不少那粉色香料后自己好像真的欲火勐然被点燃了,下身燥热难耐,一股股热流在下体乱窜,下身小弟不知何时早已一柱擎天,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好,中计了。

          」寿儿心下一沉,赶紧睁开眼去寻找晓妮的身影,粉色迷雾一片朦胧,视线模煳不清,哪里还有晓妮的影子?寿儿不甘心,又放开神识去搜索,可神识在这一大片迷雾中也是一片混沌,感知不清。

          他连忙提气往后爆退,可勐然发现手脚无力,真气更是有气无力提不起来,人也隻向后腾起不到一丈高度后就失力一下子跌落在地。

          「该死,这是什么毒?居然真气十去其九,仅剩了一丝,现在的修为估计连凝气二层都不到,这可如何是好?」寿儿心下大惊。

          「晓妮为何要害我?她看上去不像是坏人啊?难道我被情欲蒙了心,看走眼了?」寿儿心乱如麻。

          他勐然想起:在那粉色毒球爆开后晓妮特意提醒自己要打坐吸收时,脸上露出的那种奇怪笑容。

          当时寿儿并没有太在意,反而觉得她笑起来更加的魅惑了几分,可如今想来那是她奸计得逞后的得意笑容。

          「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这个女人好歹毒,简直就是美女蛇。

          我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害我呢?」寿儿越想越不理解,越想越气愤。

          寿儿捶胸顿足,悔恨不已。

          他悔恨自己居然被晓妮的伪装所蒙蔽了,居然一点儿察觉都没有就甘心情愿地鑽入了人家为自己设计的圈套。

          真是个大白痴啊!痛心疾首后,寿儿下定决心:以后女人不能再轻易相信了,越是外表美丽的女人越不能相信!生气归生气可寿儿并没有因此而气昏了头,事已至此,他必须提前想对策。

          储物戒指里的有两件上品法器因为需要灌注太多灵力估计一时用不了,不过还有不少他这三天来炼製的中阶符籙,激发符籙用不了多少灵力,关键时刻应该可以救急,或者……一柱香时间过后粉色迷雾渐渐被风吹散去,寿儿抬眼望去早就没有了晓妮的踪迹。

          「奇怪,这蛇蝎女人难道不打算对我动手吗?」寿儿看着空空荡荡的峡穀头脑一片茫然。

          可就在这时那处左拐角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寿儿抬头看过去,很快拐角走出一男一女来,女的自然是晓妮,而那高大男修拐过来看到寿儿后马上一个飞纵就是十几丈,几个起落后就到了寿儿身边不到三丈处,开始上下打量起寿儿来。

          寿儿也疑惑的从下往上望向他,这男修身穿着黄褐色的道袍,看道袍颜色类似于合欢宗弟子的製式道袍,可又不是,等寿儿从下往上看到这男修的麵容时顿时被吓了一跳:因为这男修的脸上满是吓人的伤疤,有的伤深可见森森白骨。

          看那参差不齐的伤疤样子不像是刀剑伤,倒像是被妖兽啃咬过的伤疤。

          虽然这修士被毁了容,可眉目健全无伤,依然可以从眉目眼角、以及皮肤看出大致的年龄:约莫三十多岁,寿儿用神识扫过他的身上,发现他的修为居然比自己要高,但具体达到凝气几层他就感应不太清楚了。

          「哥,这名女修你可还满意?」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道,竟是晓妮,她的声音似是变了不少。

          「嘿嘿,不错不错,人长得俊美,奶子大,屁股圆。

          妹子,你的眼光一直都不错,隻有你知道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等哥突破到了凝气九层,也去给你抓几个英俊的男修供你采补。

          哈哈哈!」那男修说到此,竟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并向寿儿一步步逼近过来。

          「这个男修要做什么?怎么看他眼神怪怪的?难道他想?……我可是男的啊?要不要说出真相来?如果我说出真相会是何结果?」寿儿见那男修双眼欲火熊熊地向自己走来,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心中恶心欲吐,不禁冷汗淋漓,脑中矛盾着要不要说出自己其实是易容的男修?这高大男修一边逼近寿儿,一边撩起道袍,从裤裆里掏出一根黝黑粗长的阳具出来。

          冲着寿儿淫笑道:「嘿嘿,美人,吸纳了这烈女淫感觉如何?是不是特别想要男人?下麵骚屄里都水流成河了吧?嘿嘿,你看这是什么?哥哥的大鸡巴,你想不想要?想要就直说,哥哥会满足你的。

          哈哈哈!」「恶心死我了。

          我干脆说出真相来算了。

          可我要是说出真相后,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杀了我?」寿儿低头脑中飞速思考踟蹰不定。

          「嘿嘿,没想到在这烈女淫之下这美人的定力还如此强嘛,前三个女人此时早就主动跑过来抱住我了。

          就连那名修禅禁欲的清秀尼姑到后来也主动脱去法衣,主动献身与我交欢,把处苞也献与了我,没想到你还挺能坚持的嘛。

          」
        

    推荐乱伦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