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
    • 『【淫途亦修仙】(第62章)』
        【第六十二章】三日后午时,寿儿躲在施镜花房内的梳妆台上炼製符籙,施镜花夫妇二人白天都在膳堂忙碌,根本不回这小院里来,所以寿儿就鸠占鹊巢在此安心炼製符籙。

          这院子四周高牆环绕,四下寂静无声,倒真是个安心炼製符籙的好地方。

          寿儿之所以又炼製起了符籙是由于他已经不能再与羚姨双修了,于是整个白天都闲来无事,修炼吧?他又心浮气躁,无心吐纳天地灵气。

          于是从前天起他就把白天的时间全部用在了炼製符籙上了。

          这炼製符籙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落笔不能有一丝的迟疑、顿挫,否则将前功尽弃,符籙变成废纸一张。

          潜心炼製符籙后寿儿发现之前不能与美人双修而带给他的心神不宁感渐渐被平静遗忘,看来这炼製符籙还真是一磨砺心性的好办法。

          由于寿儿平时一直坚持每天炼製符籙一个时辰,所以他的手感、熟练度并没有遗忘,反而成功率在不断地上升。

          他最熟悉的低级中阶冰盾符,低级中阶火球符成功率都已超过七成。

          前几日因为被唐灵儿用了中阶隐身符偷袭,寿儿一丝都没有察觉道,所以他又开始对这中阶隐身符感兴趣了,寿儿心想:如果我穿了隐身斗篷再在身上拍上这中阶隐身符,这么一来是不是连筑基境的修士也不会用神识发现我了?昨日寿儿还特意从符籙阁亲传弟子紫雪手里花十块下品灵石买了一张中阶隐身符,又从坊市一家老字号商铺花六块下品灵石买了一张中阶隐身符,他把两张符籙并排放在一起对比,临摹、研究。

          想找出道神宗符籙阁的隐身符强在哪里?在外行人看来乱糟糟一团麻的符籙符文,在寿儿眼里就看出了分别不同的几个小型法阵出来:这小小的符纸上有敝息法阵、有隐匿法阵、灵幻法阵、引灵阵。

          当然这中阶隐身符最主要的还是其中的隐匿法阵和敝息法阵,这两个法阵也最是繁複。

          寿儿通过对这两张符籙的比对发现:道神宗符籙阁的隐身符跟在坊市里买的那张符籙的主要区别就在那隐匿法阵和敝息法阵上,道神宗的这两个法阵符纹明显比另一张的更複杂些,多了最少三个符划纹路。

          而其他两个灵幻法阵、引灵阵则大同小异基本相同了,尤其是那引灵阵跟寿儿自己炼製的最熟悉的两种符籙一模一样,毕竟同出一门。

          寿儿认真研究过符文的每一个细节之后,找到了关键点,于是就先在一张草纸上比对着道神宗符籙阁的那张隐身符上的隐匿法阵和敝息法阵不断临摹、绘製。

          寿儿在炼製符籙方麵可是下过苦功的,所以一个陌生的符籙法阵现在他临摹起来要比之前要轻鬆的多。

          经过整整一天的不断临摹、熟悉,如今他已经可以比较顺畅的在草纸上画出两个隐匿法阵和敝息法阵了,下一步就是再在草纸上一次性的把四个法阵同时画上去。

          寿儿心无杂念的在草纸上一笔一划地书画着一个个法阵符文,他眼神极其专注,每个笔画动作都是精确无比……忽的腰间的传讯玉符「嗡嗡」作响,吓得画符入神他手头一顿,立刻草纸符文上出现一个顿点,如果要真的是在符纸上炼製符籙的话,那么这张符也就废了。

          寿儿没好气地摘下腰间传讯玉符输入真气接听,那玉符上传来很优雅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柳儿道友吗?我是玉女阁的掌柜林怜胭,如果听到请回複我」寿儿一听是玉女阁的掌柜,马上收起了不耐心情,很快学着娘亲的口音回複道:「是我。

          林掌柜有何指教?」「柳儿道友,你三天前送过来的那四颗‘美颜回春丹’又卖完了,你是否方便再送过来几颗?」「啊?这么快就卖完了?好好,我马上给你们送过去,不过这次你们要几颗?」「还是四颗吧,怎样?你手头有那么多吗?」「有,您稍等,我半个时辰内就给你们送过去。

          」「好,那辛苦你了。

          」结束传讯,寿儿心中畅美。

          这次仅仅用了三天就卖出去了四颗‘美颜回春丹’又是两千四百颗下品灵石入账。

          看来羚姨的这个给玉女阁女修好处的主意还是真好用。

          寿儿不再多想赶紧把梳妆台上的符纸等一应杂物收好,披上隐身斗篷就鑽出了施镜花家的小院子。

          半个时辰后一身藕色裙装的‘柳儿’出现在了玉女阁店铺里,同上次一样,她偷偷塞给那名售卖的玉女阁女修四十块下品灵石,然后又把新送来的四颗‘美颜回春丹’交给玉女阁的掌柜林怜胭,再从她手中收取两千四百颗下品灵石。

          ‘柳儿’怀揣着刚刚到手的两千四百块下品灵石昂首走出了玉女阁。

          她拐进小巷里又取出那一袋灵石,拍着手中沉甸甸的灵石袋子,「她」得意感歎:「唉,辛辛苦苦炼製了三天符籙炼製了几十张,刨去分给羚姨的算下来也就能赚几十块下品灵石而已。

          可‘炼製’这美颜回春丹就简单多了,隻要那神秘油脂足够,我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炼製’几十颗。

          三天就赚了两千多块下品灵石。

          果然还是专做女修的生意好赚啊。

          古往今来都传闻:劫道的不如卖药的,看来果真如此啊。

          照如此速度卖下去,到二月初,攒够给爷爷、奶奶、爹娘买那上品益寿丹的一万多下品灵石应该不成问题了。

          」正所谓温饱思淫欲,寿儿如今收入了大把的灵石,自觉家里亲人们的上品益寿丹也有了着落,于是被压製了几日不能白日双修的体内欲火就熊熊升腾起来。

          几日不与羚姨缱绻缠绵不免有些想念,于是他想去偷偷看看羚姨。

          这两日与羚姨传讯玉符联係过一次,说是羚姨每日里跟姨夫——唐忠(现在改叫姨夫了)一起去坊市卖符纸,符籙,收摊后就一起回家,唐灵儿要求两人必须形影不离。

          ‘柳儿’向散修摆摊区踱去,不久就来到了这一大片散修摆摊区域,她抬头向羚姨的摊位望去,却隻见姨夫唐忠一人在守着摊位唯独不见羚姨。

          寿儿心下一喜,心想:「羚姨是不是提前回家了?我正好用传讯玉符联络一下,如果真是她自己在家……嘿嘿,好想去看望她一下。

          」寿儿躲到一偏僻角落用传讯玉符输入真气,留言:「羚姨,羚姨,你在哪里?」传讯玉符「嗡嗡」作响,很快传来回话:「好你个小淫贼,又被我抓到偷偷联係我娘亲,你说怎么办吧?」回话的居然又是唐灵儿表姐,寿儿一阵头疼。

          玉符里同时传出羚姨在旁边的声音:「灵儿,别胡闹了,快给我传讯玉符,寿儿找我肯定有事。

          」「不行,我替你问他。

          」唐灵儿拒绝道。

          「小淫贼说吧,找我娘亲什么事?」寿儿一看唐灵儿跟羚姨在一起,不好多说什么,便隻好道:「我这三天炼製了几十张中阶符籙,不知羚姨在哪里,我想给她送过去。

          」「这好办啊,你直接给我爹吧,他就在坊市摆摊呢。

          」唐灵儿显然不想给寿儿丝毫见到罗羚的机会。

          「哦,那好吧。

          灵儿姐,你们在做什么啊?」寿儿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嘻嘻,不告诉你。

          」唐灵儿死活不说。

          一旁的羚姨听到后却是喊道:「寿儿,我们在袁野岭与一名散修组队猎杀二级妖兽赤角妖羊呢,你来不?」「娘亲,你干什么?不许他来。

          」唐灵儿立刻不满道。

          「羚姨,我还有事就不去了。

          」寿儿也是个自尊心很强之人,看灵儿表姐一直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接近羚姨,他还怎么好意思凑过去找不自在?「灵儿,你看你,寿儿是你表弟,比你还小一岁,你怎么就不知道多照顾照顾他呢?」羚姨显然是听出寿儿的失落之情,立刻责怪唐灵儿道。

          寿儿把传讯玉符收好,站在坊市的角落望着坊市里匆匆而过的一位位修士,却感到内心无比的孤独。

          好不容易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一门远亲,却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亲近,这种被迫疏离的感觉好令人难受。

          「刚到午饭时间我去做什么呢?还是回去画符?不,都画了整整三天了,烦死了。

          既然现在已经可以稳赚大把灵石了,就没必要那么辛苦地去炼製符籙了,反正也赚不了多少灵石。

          哪去干什么呢?……其实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找一位真正的双修道侣。

          像现在这样隻是每天晚上找镜花师姐鬼鬼祟祟地双修一晚,终不长久。

          」寿儿在心中暗暗思忖着。

          寿儿其实这几天一直都在思考这个双修道侣问题,他思前想后都觉得在道神宗自家宗门内找双修道侣及其危险,一旦被宗门执法堂发现自己在修炼邪修功法,很可能被执法堂抓住严惩,听说这种偷偷修炼邪修功法的最轻也要废掉丹田,逐出师门。

          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一个废人了,寿儿隻是想想都冷汗涔涔。

          「最好是在外麵寻找到一名双修道侣,那样就不怕被宗门执法堂发现了。

          找女散修?或者修仙家族中的女修?」「其实,程淼淼就挺好,可惜她二姐太厉害了,万一被她抓住我小命不保。

          」寿儿嘟囔着。

          「去哪里寻找合适的女散修呢?要不,我也去坊市发布任务的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得能碰到一位不错的女散修发布任务呢?」想到这里寿儿易容的柳儿就向着坊市西头任务区走去。

          在坊市里一直往西走了有一阵子在一排商铺中有一间店铺外挤满了各色修士,有男有女。

          那麵长牆上贴满了各种告示。

          也有不少男女散修直接站在旁边手举着木牌,上麵写着组队要求。

          寿儿是有的放矢而来的,所以他并不看那些木牌上的内容,而是用一双目光扫过一个个举牌的散修,隻要是女修举牌的他都上下打量一番。

          可惜这一大群散修里隻有五位女修,而其中三位一看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修了,估计已有道侣,有了羚姨的教训寿儿发誓再也不找这种有道侣的女修双修了,剩下的两位年龄小一些的女修就太好选了,因为其中一名穿月牙白色长裙的少女明显要比另一位清丽秀美许多,那名女修柔柔美美的让寿儿不禁心生怜爱之心。

          可是那名女修身边已经围了几名男修不知在说着什么。

          ‘柳儿’赶快走过去抬头看那柔美女修举着的木牌,上写:「黑风裂穀猎杀一级妖兽炎炙鹿,求一名凝气五层左右女修道友结伴前往,男修勿扰,有意者请预留气息符纸片。

          」原来隻是猎杀一级妖兽,而且对组队的女修要求也不高,隻要凝气五层就可以,‘柳儿’完全没问题。

          心中有了底,‘柳儿’这次才认真打量起这名女修的容貌来:她看上去皮肤白嫩滑腻年纪估计连二十都不到,她容颜清丽,可以说她的气质容貌颇有点像自己倾心的苏嫣,隻是她身材更高挑一些,不过胸前那对小何刚露尖尖角的淑乳显然没法跟羚姨相比,明显比羚姨的小了一号。

          香臀倒是挺翘,腿也更修长一些。

          此时她被几名男修围着一脸的羞涩。

          ‘柳儿’挤过去细听哪几名男修在嚷嚷些什么。

          就见一名男修双眼贪婪地在这名女修身上不断扫视着,然后道:「这位道友,怎么不要男修呢?你看看我凝气七层,猎杀几隻一级妖兽炎炙鹿那可是手到擒来。

          怎样?再考虑考虑吧?」另一位男修也是一副馋猫见到腥的样子,急切道:「道友道友,我有把中品法器飞剑,猎杀几隻一级妖兽不在话下,你看怎样?不要鑽牛角尖非要找女修了,其实我这个人很老实的,就是咱们一起组队也不会对你怎样的。

          」还有一位颇为俊朗的男修自信道:「这位女道友,在下知道你对男修士有所顾忌才出此下策,可以体谅,不过在下是秦氏族人,我族人向来以浩然正气盛名远播,你大可不必有所顾虑。

          」……‘柳儿’一看这几人围着那名柔美女修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于是赶紧用女声在人群外高声道:「这位妹妹,你的条件我都达到了,可否与我结伴前往?」那名被围女修听到有女修的声音,眼神一亮,抬头向‘柳儿’看来,她上下端详了好一阵子‘柳儿’然后展颜一笑,道:「可以,这位姐姐那咱们走吧。

          」这女修一笑真个是笑颜如花,顿时周围几名男修连同‘柳儿’均是神情一滞。

          很快那名柔美女修把木牌一收,就挤过人群,走到‘柳儿’身边,羞涩一笑道:「这位姐姐随我来。

          」「好好好。

          」‘柳儿’灵敏的嗅觉立刻就闻到这名柔美女修身上传来的处子清香。

          经过这么久在女人堆里厮混,寿儿灵敏的嗅觉早已能分辨出处女的气味。

          ‘柳儿’在一众男修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屁颠屁颠地跟上那名柔美女修向坊市外走去:「嘿嘿嘿,还是个没开苞的。

          这下终于可以嚐嚐鲜了。

          说实话,到现在还不知这开苞是何滋味呢。

          」
        

    推荐乱伦

      合作伙伴